皇冠手机投注平台

不说,就没有以后了

作者:杨莉编辑:汪忠杰发布时间:2019-09-28浏览次数:10

1

苏皛决定和徐琛在一起

只用了一秒。

就在QQ互相勾搭了大半年终于见面后的

第一秒。

 

十九岁的苏皛有过三段恋爱。

 

每一次她都很投入,但每一次都是她先要离开。

 

如果牵手和感动就算是恋爱的话,苏皛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。苏皛对陈木说,在我还有想要好好谈恋爱谈他个七八年就结婚的想法时,我遇到的人都没法让我定心,我警告你啊,千万不要爱上一个浪子,他决不会为你而停留,即使他在某处落脚了,一定不是因为你,只是因为他想停留了而已。陈木,我觉得这话真TM对,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啊哈哈哈哈。

 

徐琛是苏皛的学长。

 

“你好,我是徐琛。”

苏皛大一的时候还不是条烟酒脏话样样不差的汉子,学校各种琐事乱七八糟把苏皛整得焦头烂额,终于熬到磨人的期末,去图书馆复习权当是休息,除了趴桌上睡觉眼睛从来没离开过手机。然后就有了前边那条认证请求消息。

 

莫名其妙,苏皛想也没想就点击了同意。

 

发送的称呼是“小苏”。

 

徐琛大三,客气地跟苏皛说你有什么需要帮忙可以找我。苏皛还真实在,一点儿也不拿自己当外人,哪止是自己的,就连室友需要帮忙她也找徐琛。一来二去,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熟络起来了,平时除了苏皛找徐琛帮忙,就只有节日才会互道祝福,但是,苏皛和徐琛还没见过面。

 

苏皛也不是真没心没肺拿人徐琛当免费劳力使,寻思半天觉着这老麻烦人帮忙也不是个事儿啊,怎么着也得请人吃个饭吧。

 

苏皛叫徐琛“学长大哥”,有点儿江湖的意思。


2


“学长大哥,赶明儿请你吃个饭呗。”

“啊,不好吧,咱俩还不认识呢。”

“那不吃完饭就认识了嘛。”

“再说我这无功不受禄啊。”

“你这话可不对了啊,这大半年你可没少帮我啊,这不你还有仨月就毕业了么,再不请你就没时间了啊。”

“呃,没事,都是举手之劳,我也没做啥。”

“行了,你就别磨叽了,听我的,你啥时候有空告诉我就行。”

“时间嘛我倒是随时有空,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合适。”

“怎么就不合适了,那这么的吧,这周六OK吧。”

“周六再说吧。”

“我就当你答应了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 

10分钟后,

“小苏,你今天在哪吃饭啊。”

“啊,食堂啊。”

“那你请我吃午饭吧,在食堂。”

“我的学长大哥,哪有人请吃饭请食堂的。不行,我拒绝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 

一次又一次的磨叽,一次又一次的犹豫,终于,徐琛还是没有抵挡得住苏皛的死缠烂打。

周六。

 

第一次见面,苏皛早上七点钟就起床,给徐琛发消息问他在哪里,徐琛在图书馆。苏皛说那你再学会儿呗,我这边还有点事儿忙完给你打电话。

徐琛说我等你。

3

紧张+期待。

 

苏皛忙完十一点多,给徐琛打电话约好见面地点,徐琛说马上到。

 

苏皛假装晃晃悠悠漫不经心到了约定地点,见到了那个仅仅通过手机就能让她笑让她着急的人。

 

并肩到学校门口打车,徐琛打开车门,待苏皛坐定他也坐进了后排。

 

在接近目的地的地方下车,走着过去,三四级的风,苏皛头发都乱了。说是苏皛请吃饭,但她却不知道饭店在哪里,两个人在三月末还不太暖和的吉林街头来回找,苏皛就那么跟着徐琛,一瞬间有了依赖的情愫。其实苏皛不是路痴,只是恰巧徐琛在而已。

 

过马路,车水马龙的街头,苏皛不愿意等,拽着徐琛的胳膊就要往前走,突然来了一辆车,徐琛忙的拉回苏皛,想要抓紧苏皛的胳膊却又觉得不合适收回了手,吐出几个字,“你跟着我,注意安全。”

 

进店,点菜,上菜。看似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但是苏皛觉得,徐琛的每个动作都像是变魔法一样,让她越来越想要了解他,走近他。

 

苏皛很挑食,却对徐琛点的菜一点儿也不挑。

徐琛说苏皛活力的像个孩子,还夸奖她的耳钉很好看,最最最重要的,徐琛送了苏皛一个礼物,是去天津玩时买的脸谱雕塑。

 

回去的时候,苏皛在出租车上打盹。她有感觉到,司机急刹车的时候徐琛伸出一只手臂挡在了苏皛身前。

 

啊,就是他了。

苏皛这样想着。

 

4

 

十九岁的苏皛觉得,在一起的时候谁主动多一点,谁找谁多一点并不重要,于是苏皛很乐意屁颠儿屁颠儿地去找徐琛。

 

苏皛想去爬山了,徐琛说我陪你去,再叫几个人吧。徐琛大概是想见苏皛的室友了,但是苏皛叫了两个关系好的学弟。

 

苏皛一个人甩出他们好远。

 

苏皛没有和徐琛合照。

 

最可惜的是,有些重要的人,直到离开,你和他的一张合照都没有。

 

苏皛抱了一下徐琛。

 

苏皛后来庆幸,她还是跟徐琛好好告别了。

 

爬山之行结束后,学弟对苏皛说,姐,我觉得琛哥不适合你,他和你最大的分歧是,他最在意的,不是感情,是事业。

 

苏皛含糊其辞,说她知道。

 

苏皛知道什么,她知道她想回头,但是已经无法自拔了。

 

苏皛还是会不知死活的给徐琛发消息,她知道徐琛签工作了,在深圳。苏皛说,祝福你。

 

5

 

16422日,《青茫》上映,苏皛感动的要死,一个人结束在偌大的影厅哭的稀里哗啦,清场的保洁阿姨递给她一片纸巾。

 

徐琛也去看了,不同的影院。

 

苏皛想要打电话给徐琛,还是忍住了。她跟自己说,有什么关系啊,习惯就好了。

 

苏皛还是太高估自己的自控力了,她说稍微退一步吧,就这一次。

 

16428日。

苏皛发了一个朋友圈【执拗不是死皮赖脸】,只对徐琛可见。苏皛跟自己说,他会看见的吧,他会找我吧。

“执拗不是死皮赖脸

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,没有那么多的恰到好处,你有点儿极端,还极其固执,这种性格还真是不怎么讨人喜欢。尤其是你一往无前的样子,简直幼稚透了,还自认为是勇敢,哪里来的勇敢,勇敢的结果是什么?一次又一次的被挡在那扇门外,一次又一次的被自己纠结在一个死角,进退两难。干嘛每件事情都要那么认真,干嘛任何时候都要跟自己较那股劲儿,干嘛还啰啰嗦嗦的招人烦,你真是糟透了。管他三年还是五载,和其他人没任何关系,你自己坚持要迈出的那一步,什么样的后果都要自己承担,唯独可惜的是,你都还没被开始走进更近的地方。

自己消化,不要再去打扰别人了好不好,长点儿记性好不好。

(谁愿意把自己剖析透了拿给别人看,只不过因为她足够信任你,自顾自的认为你不会伤害她,妈的,还真是自以为是。唯一一条只对你可见的朋友圈,你知道吗,你快要丢掉一个好姑娘了,纵然她有那么多的不好。都已经想好了未来,但貌似你不太愿意有她的未来。喏,就这样吧,这么久了都没让你喜欢上她,还让她自责自己总是打扰到你。如果她去你的城市,如果你真的确定不会喜欢上她,不要给她任何的希望,这个白痴,对于喜欢这种事情,她真的做不到毅然决然。)”

 

苏皛还是想要去徐琛的城市的。

 

杳无音信。

 


16625日,是毕业生最后离校的日子。

 

苏皛一直没敢出门,关掉了所有的社交平台,拒绝走出去,拒绝接受一切有关毕业离校的信息。

 

晚霞散绮,暮色苍然。

 

苏皛去了酒馆,要了一瓶白酒,一个人边哭边喝,一直到月亮挂上树梢,她用仅存的一点儿意识给室友打了电话,再睁开眼睛,已经是在医院了。

 

苏皛在医院就只是哭,哭着说,说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,说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他。

一直到凌晨三点多,苏皛才哭累了闭上眼睛。

 

再有意识,徐琛走了,没有跟苏皛告别。

 

苏皛想起了很久之前和陈木一起讨论过的问题。

——你为什么想要和他在一起。

——因为啊,为了跟他在一起,我想要变成更好的人。

 

你是放弃闯荡决心安定的巨蟹。

我是喜欢流浪爱好漂泊的双鱼。

 

苏皛身上最明显的双鱼特征,是执拗不死心还多情。

 

苏皛还是不忍心删掉徐琛的联系方式,虽然,他离开很久了,很远了。

 

我一个人也可以很酷的,不对,是更酷。

苏皛这样死犟。

然后默默擦了眼泪继续睡。

 

其实苏皛并没有觉得很难过,照样该吃吃该睡睡,看看电影写写东西刷刷微博朋友圈,和朋友逛个街和兄弟聚个餐,有滋有味风生水起。

 

她已经不是会因为分手伤春悲秋的小姑娘了。

 

苏皛早已经习惯了离别,可是从来都是都她先甩手走开。

 

16715日,徐琛发了离开后的第一个动态,工作很顺利。

 

苏皛突然意识到,她真的,再也没有资格去拥抱那个学长大哥了。

 

我没有为你伤春悲秋不配有憾事,

你没有共我踏过万里不够剧情延续故事,

头发未染霜,着凉亦错在我幼稚,

应快活像个天使。

 

苏皛希望还不到二十岁的自己,能坦诚地接受这个不完美的自己,能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感情。

 

再见,学长大哥。

祝你幸福,学长大哥。

 

小苏,苏皛。

 

2016322日。

 

我叫徐琛,我认识了一个叫小苏的姑娘。

 

她和我认识的所有女生都不一样,她和我称兄道弟,像个男孩子一样,但是她又敏感的小心翼翼,我一直都觉得我看人很准的,我知道,她和我一样孤独。

 

201642日。

 

小苏想要去爬山。

我说我陪你。

 

我想两个人总归会有点尴尬,所以我让她再找几个人。她真的像个男孩子啊,她一个姑娘约了三个男生一起,可是一个人却把我们三个甩的很远,真的就只是爬山而已。

结束,小苏抱了我一下。

 

其实还是蛮羡慕那俩小子的,随时和小苏打作一团,最重要是,他们和小苏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。

 

2016422日。

 

之前就听说小苏会去看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,所以,我也去了。但是,运气不够,我们没在同一个影院。

 

小苏发动态了,我知道,小苏喜欢我。

 

可是我们能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,与其给她希望再让她一个人绝望,不如还能见面的时候让她彻底死心,我知道,漠视是最大的武器,对于小苏。

 

2016428日。

 

小苏发动态了,是关于我。

她说,我要失去一个好姑娘了。

 

我知道。

 

我想要回复她的,可是我不能让她牵绊在未知的感情上。

 

我真的要失去一个好姑娘了。

 

201662522点。

 

最后一天离校了,我还不想走。

 

我给小苏打电话,想要再抱一下她作为告别。打过去是她室友接的电话,小苏喝醉了,在医院。我马上挂了电话冲向医院,她还在挣扎着胡言乱语,说我为什么不喜欢她,她很难受,梦里都是我不喜欢她。我让她室友删除了来自我的电话记录,叮嘱千万不要告诉她我来过。明天开始,小苏会慢慢像我们初见时那样明媚的。

 

2016715日。

 

我在新的城市想念小苏,

发了一个只对她可见的动态,

我说,我在慢慢探索,一切都好,勿念。

 

她不知道,是我在诉说思念。

 

小苏,如果两年之后你还愿意来到我的城市,我一定会追你。

 

小苏,你一定要幸福,再见。

 

这些心事,只能说给日记听。

——徐琛

 

作为旁观者,我还是觉得,人的大方很多时候是带有一种无奈的,这世上怕是很少有人能将自己心爱的东西拱手让与他人,除非那个人对于自己而言比那件东西来得重要。

 

苏皛于徐琛便是吧。

 

我也有点喜欢徐琛了。

 

因为他告诉我:

如果你从一开始就无法长长久久的去爱一个人,就请别去靠近她,因为给一颗糖接着又给一巴掌的滋味,并不好受。

但你要是已经做好爱她一辈子的准备,那就去等她,哪怕时间有些长,也请你不要走。

因为,她正在慢慢的把心掏出来给你看,想要陪你过漫长的一生。

 

祝你遇到那个人,

让你看一眼就不再想要别的人。

再不济的话,

祝你遇到一个人,

你兜兜转转一圈回来,

发现最好的还是他,

刚好他还在等你。


数字校报

 

最热文章